2021年12月9日 0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cwwtx.cn/,中国队

中超联赛第二阶段开赛在即,广州足球俱乐部也是动作不断,继官宣郑智成为一线队执行教练后,俱乐部又在官网更新了一线队阵容,其中,归化球员阿兰、艾克森、费南多均不在名单中,而另外两名归化球员洛国富和蒋光太还在名单里。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归化球员的去留问题成为舆论讨论的焦点,11 月中旬,曾说过“我加入中国国籍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陪同国足亮相世界杯舞台”的归化球员高拉特从广州乘机返回巴西,与广州队完成解约的他随后以自由身加盟巴甲球队帕尔梅拉斯。当国足在今年的最后一战中逼平澳大利亚后,记者从时任国足主帅李铁口中得知,因孩子生病等原因,阿兰直接从阿联酋动身返回巴西,与家人团聚,他也不会再参加中超第二阶段比赛。而作为首位在世预赛中斩获进球的归化国脚,艾克森也确认将不再出战中超第二阶段赛事,他大概率将会与广州队解约,而后重返巴甲赛场,甚至有可能与高拉特在帕尔梅拉斯接着做队友。令球迷稍显宽慰的是,33 岁的洛国富和蒋光太目前还在广州队的名单之中。

2019 年 3 月底,中国足协发布《中国足球协会入籍球员管理暂行规定》,中国足球轰轰烈烈的归化时代正式到来,侯永永、李可、德尔加多、艾克森、蒋光太等一批球员相继接受归化,成为中国籍球员。而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归化作为一种短时间内提升中国足球的有效手段,将为中国男足晋级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提供强大的助推力。不过,随着国足在 12 强赛中仅交出 1 胜 2 平 3 负的战绩,出线希望变得非常渺茫,球迷们的梦醒了,归化球员与中国足球的蜜月期也结束了。从目前来看,尽管阿兰和艾克森未来还有可能以留洋球员的身份继续为国足效力,但脱离了中国职业联赛体系的他们,客观上也成为国足的不可控因素,相比之下,更有可能在未来的岁月里持续为国足出力的是像蒋光太和李可这样的有血缘归化球员,以及像洛国富这样对中国男足有着强烈认同感和集体荣誉感的非血缘归化球员。

客观地讲,只要中国球迷对中国男足打进世界杯决赛圈还抱有期待,那么中国足球的归化之路就还得走下去。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表示,“如果没有入籍球员,进世界杯概率恐怕接近零,有了入籍球员,概率也许有10%。” 在中国足球后备人才储备不足,现有国脚逐渐度过巅峰期的情况下,在一些核心位置上使用高水平的归化球员,确实是保持国足在亚洲范围内竞争力的有效做法。

总的来看,中国足球归化的 1.0 时代已经接近尾声,这一波在金元足球尾声阶段掀起的归化浪潮,最终在中国足球去泡沫化和中国男足 12 强赛战绩难如人意等多重因素的叠加影响下归于沉寂。总结归化的 1.0 时代,不难发现在实施归化的操作层面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和功利性,而在归化球员的管理和使用上,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实际上,与青训一样,归化的成效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急功近利的操作反而会引发一系列矛盾,比如归化球员的高薪问题,身份认同问题,以及外界对他们接受归化动机的天然质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阿兰、艾克森已经被外界贴上了“为巨大利益而来”、“不能与国足共患难”等负面标签。那么,中国足球归化的 2.0 时代,又该何去何从呢?

其实,邻国菲律宾的经验值得借鉴。早在十几年前,菲律宾男足国家队的赞助商兼领队丹·帕米拉就构想了一个名为 Project 100 的计划,目标是使菲律宾队能够进入国际足联世界排名前 100 位,而为了提升菲律宾队的整体实力,他当时提出希望更多在外国出生的菲律宾人能够接受菲律宾国家队的征召,同时也为菲律宾足球的归化定下基调,那就是球员的父母一方必须有菲律宾血统,即菲律宾足球仅接受有血缘归化,这样一来,归化球员的身份认同就有了保障。像球迷比较熟悉的埃瑟里奇、帕蒂尼奥、施洛克等都是有血缘归化球员。菲律宾男足国家队主教练库珀曾说道:“我们的球员,或是同出生在菲律宾的当地人有着亲属关系,或者存在血缘联系,这样才把他们同菲律宾人联系起来。”

其次,在球员归化数量上,菲律宾也要比中国多得多,庞大的归化球员群体不仅可以帮助菲律宾足球优中选优,很大程度上还能摊薄归化球员的薪酬。更为重要的是,菲律宾足球的整个归化行动是以菲律宾足协为中心的,不以丰厚的经济报酬作为主要归化手段,而是通过政府提供在生活、子女教育和投资创业等各方面的种种优厚政策来吸引球员接受归化。而在菲律宾,归化球员的角色也不仅仅踢好球,而是要参与社区和青训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激励菲律宾青年从事足球运动。在这方面,入籍菲律宾的比恩韦尼多·莫雷洪堪称典范。

回到中国足球层面,蒋光太和李可作为正值当打之年的有血缘归化球员,未来无疑是中国男足可以依靠的重要力量,他们如果能继续在国足中发光发热,伴随国足一起成长,那么对于潜在的有血缘归化球员将起到良好的示范效应。

而作为非血缘归化的代表,洛国富的留下意同样意义重大,他在 12 强赛中已经留下了世界波、飞身挡球、门前救险等名场面,他对于胜利的渴望以及永不放弃的战斗精神,也深受球迷的肯定。

洛国富像极了日本足球的归化球员拉莫斯,拉莫斯也是在 30 岁以后才成为日本男足的主力,也是由于年龄和体能原因改踢中场,却依旧发挥出色,并成为了日本队的中场核心。作为日本足球归化的第一名无血缘国脚,拉莫斯在场上永远是状态最积极、踢球最认真的球员。退役后仍然为日本足球的发展贡献力量,他成为了日本足球和巴西足球之间的桥梁,在日本开设足球学校,普及足球技术,通过牵线搭桥帮助日本足协引进许多优秀的巴西足球教练,为日本足球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另一位日本归化球员赛吉欧越后曾说过,“归化外籍球员是一种手段,但不是最终的目的。归化球员是为了在本国足球人才出现断档时,将出现的空当填补上。而且之所以出现人才断档,肯定是因为足球这项运动暂时在这个国度失去了魅力,这就需要靠归化球员重新将人们对足球运动的热情带动起来。”从这个角度讲,如果洛国富能够在中国足球的发展中扮演拉莫斯之于日本足球的角色,那么他也将成为中国足球非血缘归化球员的标杆人物。

毫无疑问,球迷们期待全面升级的中国足球归化 2.0 时代早日到来,但大家也需要清醒地认识到,归化球员仍然是一个短期奏效的手段,如果中国男足想要在整体实力上实现质的飞跃,从根本上来看,还是需要不断夯实并完善我们的足球青训体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