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3日 0 Comments

在所有和古代奥运会相关的文献记载里,都强调了“妇女不得参加竞技”的要求。这和当时希腊对女性的歧视有关,男女尊卑分明,妇女和奴隶一样没有选举权、没有基本的社会地位,代表着荣誉的体育赛事是不允许女性参与的。已婚妇女禁止参加奥运会被写进法律之中,她们不仅不能参赛,也不能当观众。按当时的法律规定,女性参赛者将被从陡峭的山崖上扔入河中淹死,这一恐吓足以让妇女止步。但未婚少女却被允许观看比赛。希腊神话中的丰收女神得墨忒耳的女祭司也被允许观看比赛,据说是因为公元前3世纪修建的奥林匹亚体育馆是得墨忒耳女神所庇护的土地。

在古代奥运会的赛场上,所有的运动员都是裸体参加比赛的,还会在躯体上涂抹橄榄油。早期的比赛中,裁判员、教练员可以穿短斗篷,在公元前404年举办的奥运会上,一名贵族青年佩西罗多斯获得冠军,他的母亲卡利帕特拉女扮男装,以教练的身份观看了儿子的比赛,并为他夺冠欣喜若狂。在她跳过栅栏拥抱儿子的时候,因为斗篷滑落被认出是女人。按照法律规定,卡利帕特拉本该被判处死刑,但她从容地为自己辩解:“我的父亲、三个兄弟、儿子和侄子都拿过奥运会冠军,如果有哪个女性能够违抗禁令观看比赛,除我之外别无他人。”出于对她的家族的尊重,卡利帕特拉最终被无罪释放。她的父亲迪亚哥拉斯是公元前5世纪希腊最著名的拳击运动员,在当时的泛希腊四大运动会里一共拿过9次冠军。迪亚哥拉斯的三个儿子也分别在奥运会中夺得过冠军,相传在他为儿子们的胜利欢呼时,观众们喊道:“迪亚哥拉斯,你已经死而无憾了,不必登上奥林匹斯山!”意思是他已经获得了凡人毕生所能获得的最高成就。在卡利帕特拉女扮男装事件发生后,奥运会的裁判员、教练员也被要求裸体入场。

纵然禁令严格,但在古代奥运会仍然出现了女性冠军,尽管她并未真正上场参赛。这是由于当时的四马战车比赛和现代赛马有所区别,虽然有专人负责驾驭马匹,但获胜者则是马匹的主人而非驭手。由于这一比赛的成本高昂,在制定比赛规则的时候,默认女性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撑,因此在规则里并没有提到参赛者的性别限制。斯巴达国王阿基达摩斯二世的女儿辛尼斯卡成功地参与了这项比赛。在斯巴达,妇女有财产继承权,并且对女性参与体育活动的态度更为宽松。辛尼斯卡继承了父亲的财富,训练了一批良马。公元前396年、公元前392年,辛尼斯卡派出马车参加奥运会,赢得两次冠军。但按照规定,她仍然不能参加授予橄榄枝花环的仪式。之后,辛尼斯卡向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庙奉献了一座自己和战车、马匹在一起的青铜雕像,由雕塑家阿佩利亚斯铸造,雕像底座的铭文流传至今:“我,辛尼斯卡,斯巴达先王之女、现任国王的姐妹,因战车比赛夺冠而树立此雕像。我是希腊唯一夺得奥运会冠军的女人。”虽然辛尼斯卡并未亲自上场,但也可以将她视为首位女性奥运会冠军。她的胜利对希腊的女性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辛尼斯卡之后的古希腊奥运会上,又出现了数位在战车比赛中夺冠的妇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cwwtx.cn/,日本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