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日 0 Comments

28日,澳大利亚公布了27人集训名单,效力悉尼FC的右后卫格兰特,是唯一的本土球员,而为了能参加12强赛,他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因为缺少右后卫,格兰特是澳大利亚主帅阿诺德的必备之选,但悉尼FC不愿放人,尤其是在国家队队长莱基主动放弃入选国家队且公开表态后,本土俱乐部的态度更加坚决。

由于效力意乙布雷西亚的右后卫卡拉契奇受伤,阿诺德只能用从未入选过国家队的留洋新人斯特雷恩顶替,此外,如果格兰特不来,澳大利亚将没有正牌右后卫可用。澳大利亚足协表现总监斯特恩福特负责与悉尼FC沟通,阿诺德则亲自致电格兰特,希望他承担起为国效力的责任与义务,最终说服了后者。格兰特同意在9月和10月两个国际比赛日(9月8日-10月13日)的34天内,一直待在西亚。

正如阿诺德自己所言,每个本土球员都有个人和家庭生活原因,“他们中的有些人,在最近三到六个月内,已两次接受隔离,现在他们不想再被隔离,我100%支持球员们的个人意志。”

由于莱基、伊科诺米迪斯、古德、麦克拉伦等多名本土主力或轮换球员缺阵,澳大利亚在首发阵容两三个位置上都必须进行调整,其中最困难的就是右后卫,如今格兰特做出牺牲,算是缓解了压力。

30岁的格兰特,2008年起就效力悉尼FC,但直到2018年底才首次入选国家队并完成首秀。2019年亚洲杯小组赛对约旦,他替换里斯登出场后成为主力边后卫。格兰特在澳大利亚队身穿传奇球星卡希尔的4号,澳大利亚足坛认为他是这支国家队的核心球员之一。格兰特打过4届亚冠,先后和申花、恒大、鲁能、上港交过手,合计多达10场,尤其是2019和2020年,他曾4次和上港对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cwwtx.cn/,中国队对中国球员非常熟悉。2016年小组赛主场对鲁能,他曾攻破王大雷把守的球门。

同样,艾克森、王燊超、颜骏凌、张琳芃、徐新、王大雷、刘彬彬等也都和格兰特在亚冠中交过手,比较熟悉。

国足技术团队拿到澳大利亚名单后,已开始进行分析,近些年一直是澳大利亚主力的格兰特,肯定是重点关注对象之一。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前鲁能后卫麦克格文,2017年离开中国后,他直到今年6月才重返澳大利亚队。为了能更好地参加12强赛,今夏他选择从澳超的悉尼FC转会到科威特体育。

至于同样曾在中超效力的塞恩斯伯里,其实也已远离中超4年之久,辗转意大利、瑞士、荷兰、以色列和比利时,虽然一直是俱乐部边缘球员难有出场机会,但在澳大利亚队却一直是主力中卫。

应该说,澳大利亚防线主力普遍对中国足球比较熟悉,这是对国足不利之处。当然,国足同样也熟悉他们。而且,由于无法主场作战,再加上此前队长莱基拒绝国家队征召的言论,对澳大利亚队的更衣室,产生了一定的消极影响。

目前这支澳大利亚队,虽然留洋球员众多,但实力已无法和之前的卡希尔、耶迪纳克、布雷西亚诺时代相提并论,26名海归只有门将马修·瑞恩、中场赫尔斯蒂奇两人在五大联赛踢球,且都不是豪门。此外,除了凯尔特人的罗基奇,其余球员效力的多为欧洲二流联赛中游球队,其中6人在英冠、英甲踢球,甚至还有在北美大联盟和西亚、日本联赛效力的。

不过,毕竟经过欧洲联赛锻炼,澳大利亚球员的整体实力,还是比12强赛除日韩伊朗外的其他球队要高。

本期集训,阿诺德征召了3名新人,他们的实力也还不错。左后卫埃尔德在英伦各级别联赛踢了十余年,上赛季因和赫尔城从英甲升上英冠,还入选了英甲最佳阵容。6月他因伤没能入选40强赛大名单,但这次他没有错过。

顶替卡拉契奇的右后卫斯特雷恩年仅24岁,今夏才从澳超阿德莱德联转会到以色列豪门海法马卡比。值得一提的是,斯特雷恩出生在英格兰,搬回南澳州前曾在阿斯顿维拉青训营待过一年。

此外,还有一些是“回归者”。6月时,史密斯和怀特已经入选但因故退出,其中,怀特是因为女儿科娅出生,这次回归将增加球队的防线月大名单的还有罗基奇和杰戈,效力凯尔特人的罗吉奇曾参加过联合会杯、世界杯和亚洲杯,国际赛事经验丰富,近期状态更是火热,他们和效力德乙圣保利的中场埃尔文,都是需要国足重点关注的,其中埃尔文是澳大利亚40强赛参与进球最多的国脚。

至于进攻端,塔加特曾和中超传过绯闻,效力苏超爱尔兰人的博伊尔新赛季已攻入6球,他和效力丹麦超冠军中日德兰的肯尼亚裔归化球员马比勒,都是国足防线要重点关照的球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